太阳文学社首页 > 文学阅读>正文

夜还是夜却静的空虚

发布时间 2019-11-06 16:17:19 阅读数: 6 作者:

我盯着桌前那碗散着热气的馄饨许久,

听寒风以窗为乐器刮出一阵阵刺耳的音乐下:静静地那窗外像似又多了那悠远清脆的木鱼声;犹记这个城市还没发展这么快时,斑驳的石壁,深深的幽巷在时光的长河中陪着童年一起长大。小巷中一直流传着木鱼老人的传说:凹凸不平的石子路,深巷的老人总说那木鱼馄饨是最好!

冬日的小巷里到了深夜便会响起一阵木鱼声不快不慢,不轻不响。记忆中第一次吃到那老人的馄饨是在一个深冬,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随风而来在小巷中回荡着回荡着,才在一个转角口找到了那位老人,记得父亲拉着我在小巷中穿梭听那木鱼声忽近。

当父亲呼喊老人时,

老人转身看到父亲脸上浮起了淡淡的微笑,

看眼前烟雾氤氲。

轻轻地说了声。带女儿来吃馄饨啊!"对呀!"父亲也笑着回应道:他拿了两张板凳让我们坐下:这街上也就您的馄饨最好吃了"老人的脸上嘴角微微向两边咧开笑的很开心!看着他用迟缓却精细的动作将两碗馄饨放在我们面前,坐在冰冷的小板凳上,只听见热水沸腾的声音与老人轻微的呼吸声,带着缕缕清香的风与白雾。

朦胧那头的老人弓着背,

我听见从那个世界传来苍老的叹息声!

"我孙女也有你女儿这么大了。

只听寒风阵阵呼啸而过。

四周万籁都已岑寂。眼前的世界忽的变得朦胧了。撑着腰,白雾瞬间将这四四方方的小天地划分为两个世界,还有那微微颤抖的身影;"亲愣着没说话,因为他懂得那世界里的心酸与思念,依旧是那么冷!带走阵阵馄。

吃着老人的馄饨才发现那午夜的神话;入口即香。馅嫩即化,有那么一刻觉得冬日里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是最享受的了!果然如此;吃完后老人笑着送我们离开,走在寂静的巷子里回头看那暖暖灯光下发抖的身影感到。

木鱼声还在敲着,一敲便是几年光阴,寒冬夜晚的一场寒雨席卷了长巷短巷,窗外早已模糊不清;只听见寒风用尖锐的指甲刮着玻璃,只剩下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忽然间音乐骤停。木鱼声渐渐。

想起那寒冬深巷下的身影,

只记斜阳草树,

朝窗外望去只见一点微弱的灯光在小巷中穿梭着,只听见木鱼声渐远渐近,想这样子的小巷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渐轻渐响,前尘隔海,木鱼不再。待冬带着寒来来去去几个春秋。木鱼声忽然间停止了,夜还是夜却静的空虚?怀念那深夜的木鱼声却被时间一层层覆盖了,当某日读到那么一篇时!备感。

寻常巷陌。木鱼。

本文标签:
上一篇:谁是云边一片看 下一篇:漂泊的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