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文学社首页 > 初中作文>正文

好像在哪里

发布时间 2019-11-08 16:07:03 阅读数: 6 作者:

香火味和着纸张燃烧的味道仿佛是从远古吹来的风?麻纸粗糙的纹理带着原始树木的粗犷。带着厚重呛鼻的气息,灰烬。

低吟浅唱的越剧缓缓溢出。

又无力委落在尘埃里,瞳跪在满是荒草的墓前,按下手机上单曲循环键,不知不觉。她也跟着哼唱起来,每个人的喉头都卡着一根。

寂寥而落寞;那是一种咽不下去又无法言语的痛。只得等着岁月这味陈醋的浸泡,慢慢软化;瞳的那根"鱼刺"却坚硬而。

一切都朦朦胧胧;

十年前。母亲便是她一生的心痛,小镇总被薄雾所包裹,发黑的乌蓬船靠在岸边,看不真切;昏黄的灯沿着河流一路闪烁,瞳撑着一把泛黄的油纸伞,趿拉着雨鞋走在回家的路上,青石板上的苔藓几次让她险些滑倒,屋檐将天空割裂成不规则。

片片剥离。

指尖所触及的墙体。逢着丁香般的姑娘。瞳在心中自嘲了一下:只有为生计而忙碌的侏儒。她恨透了这样的天气!诗人真是矫情,远远地,母亲轻唤,"囡囡回来了,头发有没有湿,有没有着凉"一串的询问打断了瞳的沉思,抬头便望见,母亲斜倚在厚重的木。

嘴角噙着几丝温暖人心的笑。

这薄薄的雾更是平添了一份美人如花隔云端的诗意?

没有"。

古朴精致的木簪将发轻轻束起。周身总是散发着江南女子所特有的温润与体贴;瞳冷冷的回答;"我给你熬了碗姜汤,喝了暖暖身。

手不断揉着膝盖,

江南潮湿的气候使母亲早早患上了风湿,

爱北方姑娘的豪爽与洒脱,

"屋内又是死水一般的沉寂,"不用了;坐在一旁静静聆听越剧。母亲放上磁带;捶着肩膀;梅雨天气里,又犯的紧,童起身原本去帮母亲捶肩,身子顿了顿,抬手关了录音机,"辏辍鄙诳掌锊糯巴猓蛔忠痪浠夯旱乃担骸把L钪驹副恚姨盍吮狈降囊凰,到了心心念念的北方。蹦盖酌偷赝A耸种械亩鳎T诎肟盏氖郑艚粑粘闪巳罚负跤每仪蟮挠锲档溃何裁慈ツ敲丛赌兀钍∧诘陌桑憧梢远嗷丶铱纯矗俏乙部梢哉展四惆薄拔蚁肴ィ彼幌朐偬氯ィ鼋鲇谜馊鲎志腿媚盖状咏裢笾蛔治刺帷瞳如愿以偿。她爱晃得人眼疼的。

爱沙漠瑰丽奇绝似火晚霞,

爱明媚阳光渗进骨骼,爱冬日大雪纷飞,明艳的红和黄色调占据整个眼球;她疯狂的想要忘记一切有关潮湿气味的记忆,撞击耳膜的一直是嘹亮的秦腔;包括母亲与那绵软越剧,这才是最惬意的生活,她自私的。

以致四年大学毕业后,贪恋这样的人生。仍固执决定留在北方,母亲一人守着江南的老房子;望着大门前奔跑嬉戏的的幼童;几十年如一日的断桥,六年匆匆而过,瞳与母亲的见面只限于参加婚礼那次;平日的嘘寒问暖;"囡囡。以后想干什么就随心而做?快乐!

感觉失去了整个世界,

明明一切的一切都按自己的想法完美到了极致,

不要被太多的事牵绊"母亲这次絮絮叨叨说了很多,可也成了最后一次说这么多的话,她跪在墓前。明明最可有可无的是母亲。明明最讨厌的是呢喃似的软语,可这一刻;空洞洞的。心好像被掏空了?这下自己真正成了。

我喜欢这个声音。"女儿跌跌撞撞跑过来,"妈妈,趴在瞳耳边笑着说道:这一刻,瞳泪流满面,好像在哪里?她也这样说过,很久很久。

本文标签:

相关推荐